空间 微博

本期介绍

大家好,欢迎收看《名医堂》。近年来甲状腺癌的发病率越来越高,但是大家对甲状腺癌的治疗并不是很清楚,什么样情况下需要做手术,为什么越来越多的甲状腺癌患者会选择MDT一站式诊疗,这些问题都存在着诸多的困惑,所以本期节目我们很高兴地邀请到的是北京大学国际医院甲状腺MDT诊疗团队的三位专家,一起来为我们深度解读,把这些问题层层的揭开。

嘉宾介绍

深度问答

  • Question

    什么叫MDT一站式诊疗?

    answer

    张晓梅: MDT全称就是多学科联合诊疗,是为了解决患者看病难的问题,通过多个学科专家团队的合作,可以对甲状腺结节的病人进行一站式的诊治,包括最开始体检到内分泌就诊,我们会根据患者的情况开具必要的检查,然后根据体检的结果来评估它的良恶性,考虑是不是需要病理和超声的参与、结节的穿刺、外科的手术和核医学治疗。
  • Question

    核医学检查有什么意义和作用?

    answer

    王荣福: 核医学是利用放射性核素,核辐射、核射线,用于临床疾病的诊断和治疗的 一门学科。甲状腺诊断的话,我们核医学利用放射性核素,比如说碘-131,它是一种放射性核素。它通过核膜的结构和能聚的调整,它会自发的衰变,放出射线,所以射线有两种。一种是γ射线,我们诊断里面用显像就用γ射线。那么第二种治疗是利用β射线。
  • Question

    什么情况的甲状腺结节需要做手术?

    answer

    李伟: 如果诊断为甲状腺癌的时候,当然应该是做手术了。但有一些良性的甲状腺疾病一些条件下是应该也要做手术。1.甲状腺结节引起的压迫症状,比如说引起的食道和呼吸压迫。2.主要是合并有亢进,功能亢进,甲状腺功能亢进。3.整个结节生长比较快,比较迅速。4.如果长在胸骨后容易引起向后压迫。5.有影响工作学习,比如不美观。

访谈实录

名医堂第287期:甲状腺结节与甲状腺癌的MDT诊疗


主持人续续:大家好,欢迎收看《名医堂》。近年来甲状腺癌的发病率越来越高,但是大家对甲状腺癌的治疗并不是很清楚,什么样情况下需要做手术,为什么越来越多的甲状腺癌患者会选择MDT一站式诊疗,这些问题都存在着诸多的困惑,所以本期节目我们很高兴地邀请到的是北京大学国际医院甲状腺MDT诊疗团队的三位专家,一起来为我们深度解读,把这些问题层层的揭开。 首先坐在我旁边的是北京大学国际医院内分泌科的张晓梅主任医师,张主任您好。

张晓梅:续续好,大家好。

主持人续续:那张总旁边的是来自北京大学国际医院核医学科的王荣福主任医师,王主任您好。

王荣福:主持人好,大家好!

主持人续续:王主任旁边的是北京大学国际医院胃肠甲状腺外科的李伟副主任医师,李主任您好。

李伟:主持人好,大家好。

主持人续续:今天我们这个节目真的是非常的高兴,有三位大专家一起来到我们节目给大家来解读这个问题,首先我想了解的是什么叫MDT一站式诊疗?就是大家不是很清楚,但是对于患者来讲,我到了医院,我应该怎么样看病呢?然后如果看病的话肯定是先到咱们内科来看是吧,所以这个问题要先问一下张主任。

张晓梅:您好,是这样的,MDT全称就是多学科联合诊疗,那么这个也是为了解决患者的看病难,尤其是在像您刚才说的,发现甲状腺结节到底去哪个科看,如何看,那么这样的话,我们是通过多个学科专家团队的合作,可以对甲状腺结节的病人对进行这种一站式的这样的诊治,包括最开始体检发现有异常到我们内分泌就诊,然后我们会根据患者的情况来给患者开具必要的检查,然后根据这样的检查结果和体检的结果,我们来评估它的良恶性,然后考虑是不是需要有这种包括病理和超声的参与,结节的穿刺,包括是不是需要外科的手术,那么是不是需要我们这样的核医学的专家王主任,他们团队的这样一个合作治疗,所以这个就是我们的MDT最大的这样一个作用,就是一站式的解决患者全部的问题。

主持人续续:现在是不是发现甲状腺结节,发现甲状腺癌大多数先是从别的地方的体检先发现,然后接着到我们这儿做深度的检查呢?

张晓梅:因为甲状腺结节,它一般都是没有症状的,所以很多的患者他是在体检中偶然发现的,也可以说在他自己的触摸日常的触诊或者是在照镜子的时候发现比较大的这样结节,或者是他有一些吞咽困难、声音嘶哑等等,但是大部分是没有症状,体检发现的,所以患者首先发现结节以后很担心,那么第一步就诊就是到我们内分泌科。

主持人续续:到了您这儿,您是要先给他做一些影像的一些诊断?还是要怎么样的?

张晓梅:到了我们这儿来以后,因为甲状腺结节大部分都是良性的,或者是说可能有一些包括甲状腺炎等等的这样原因,所以我们第一步就是要给患者进行这样的一个超声的检测。

主持人续续:先做超声。

张晓梅:先做超声,然后看看他结节的形态,然后大小,还有是否有一些良恶性的初步鉴别,然后根据这样的指南的要求,我们再来看患者是不是需要做穿刺和进一步的核素的检查,包括吸碘率和甲状腺核素扫描这样来鉴别。 另外还要给他做血的化验,包括甲状腺功能和甲状腺抗体,或者是甲状腺球蛋白等等,这样也是为了明确他的功能有没有异常,所以对这个结节,其实它重点还是说从它的形态,到它的功能,到良恶性鉴别,都是我们内分泌科医生在初次就诊的时候需要解决的问题。

主持人续续:您刚才讲的这几个检查什么血液,然后影像还有穿刺,我都比较理解,核医学的检查,这个是一个什么样的意义和作用呢?

张晓梅:我们知名的专家王主任给介绍一下。

王荣福:好了,首先我说一下核医学的话,它是利用放射性核素,核辐射、核射线,用于临床疾病的诊断和治疗这样一门学科。所以说当这个是甲状腺疾病。主要今天我们讲是甲状腺结节是吧?

主持人续续:甲状腺结节和甲状腺癌。

王荣福:对,这部分就刚刚张主任所说的,经过我们的内科门诊,包括超声的检查,最后确定,这个是可能考虑是恶性的病变,也就是甲状腺癌,那么这部分的病人可能就是要先请咱们胃肠甲状腺外科先进行手术治疗。

主持人续续:刚才您讲到就是说我们核医学在甲状腺,可以是诊断和治疗,那在这个诊断环节是起一个什么样的作用?是怎么样做诊断的?

王荣福:因为甲状腺这个诊断的话,我们核医学的话,它利用放射性核素,比如说碘-131,我不知道主持人还有各位观众,大家了解碘-131吗?

主持人续续:好神秘,听起来。

王荣福:碘-131,它是一种放射性核素。这个放射性核素的话,它通过核膜的结构和能聚的调整,它会自发的衰变,放出射线,所以射线有两种,一种是γ射线。所以你刚才讲的我们诊断里面用显像就用γ射线。那么第二种我们讲到治疗是利用它的β射线。

主持人续续:两种不同的射线。那是那种特别难诊断的才需要去让这个碘给射一下吗?

张晓梅:是这样的,因为我们是考虑这个结节,比如说他考虑有功能,或者是说考虑到虽然甲状腺功能是有异常,但是不能够完全确定是不是由于结节,它是功能亢进,还是说它由于炎症的破坏导致的激素释放过多,所以我们需要结节的,包括功能上面是高功能,还是说低功能,还有一些结节的性质是炎症,还是说它有一些包括高功能腺瘤,还是说有这种,有一些功能上面鉴别的时候,我们是需要吸碘率和核素扫描的。

主持人续续:明白了,其实查良恶性,用影像跟穿刺的方法就已经能够解决了,然后在功能上面问题上,需要配合我们核素的这样的一个诊断。

张晓梅:大体上是这样的。

主持人续续:明白了。是不是比较大的甲状腺结节和甲状腺癌都需要去做手术治疗呢?

张晓梅:我们说确定了穿刺以后考虑是甲状腺癌了,明确甲状腺癌或者是说即便是甲状腺良性结节,但是它已经压迫了,有功能上的压迫或者是巨大的结节,那么我们可能还是要考虑到外科这样一个干预,手术治疗,所以这个可能需要外科的这样一个治疗。

李伟:甲状腺结节如果诊断为甲状腺癌的时候,当然应该是做手术了。但有一些良性的甲状腺疾病的话,也是在一些相应的条件下是应该也要做手术。比如第一个方面就是说甲状腺结节引起的压迫症状,比如说引起的食道和呼吸压迫,比如说吞咽困难或者是呼吸有一些压气感这种情况的话,它是要求手术治疗的。 第二方面主要是合并有亢进,功能亢进,甲状腺功能亢进也是需要做手术的。 第三方面整个结节生长比较快,比较迅速,那么我们高度怀疑恶性情况下,在我们没法确定它的良恶性的时候,也是有具有手术指征的。 另一方面就是由于甲状腺,它向外生长都不是很可怕,如果长在胸骨后,那么他容易引起向后压迫,那么这种情况也是手术的指征。 另外最后一点就是少部分有影响工作学习,比如不美观,这也是一个手术指征之一,从这种情况还是在良性情况下,还是应该做手术的,其他情况的话,上面我已经介绍过。

主持人续续:那这个甲状腺结节一般是长一个还是长很多个呢?您刚才讲的是位置很关键是吧?如果长在就容易压迫的这样的位置,就比较危险一点。

李伟:是的,甲状腺结节可以是单发的也可以是多发的,我们主要是通过过去是认为多发的可能是良性比较多见,但目前来讲的话认为多发也是存在一些恶性的情况,那么咱们多发不主要,主要更在乎它的大小和它的超声的性质,这方面是最主要的。

主持人续续:我听说甲状腺做手术,这个地方还是挺敏感的,有很多危险的情况发生。

李伟:是的,甲状腺的并发症,最主要的并发症主要有两方面,一个是甲状腺神经损伤,比如说我们常见的声音嘶哑这方面,还有一方面就是说后面的甲状旁腺功能损伤,所以会就出现一个明显的低钙血症,手足抽搐等症状。但目前来讲的话,如果一个成熟的外科医生,他会尽量去避免这个损伤发生,另外一个他也会通过一些目前有些有比较新的一些治疗手段来尽量避免这种损伤的发生。

主持人续续:甲状腺癌的手术跟甲状腺结节的手术方式是一样的吗?

李伟:那么在这个方面,在我们国家的方法还是不一样的,结节手术一般是良性的手术应该是部分切除,或者是次全切除,保留甲状腺的后背膜这方面。那么甲状腺癌是是一叶全切,包括峡部甚至全切,双侧甲状腺全切,甚至相应的淋巴,这样挺少,这方面可能是和它有很有明确的区别的。

主持人续续:我明白了,就是甲状腺癌的手术更大型的知道吧,就全都切了,然后甲状腺结节的话就是一个比较小的一个手术。

李伟:是的。

主持人续续:甲状腺做手术很影响美观,在脖子这个部位,所以甲状腺,您这边是做开创的这种大手术还是做微创手术?

李伟:其实我能纠正一下主任的说法,我们在甲状腺中没有微创手术,真正的微创手术就是直接颈部切口,这个损伤,它是最小的,我们在甲状腺手术中只有美容手术,因为我们有部分患者,他对美容要求比较高,可能不想要看到颈部有疤痕,我们可以通过做一些美容手术,我们可以通过胸部前入路跟皮下建立隧道,然后建立一个甲状腺区域的空腔,我们做一个在腔镜下的一个操作或者从腋窝入路都可以做甲状腺的一个美容手术。这样满足这部分人的一个需求是吧。

主持人续续:我还听说咱们这个特色是可以做神经监测是吗?在术中还是术后?

李伟:是的,是我们主要是在术中的一个神经监测,过去在没有神经监测,我们医生主要是依靠我们自己的一个解剖和认知,我们去寻找甲状腺后面的喉返神经,因为喉返神经在甲状腺基本上伴随甲状腺的全程。那么这种情况的话……

主持人续续:如果喉返神经触碰的话,会有什么样的危害?

李伟:触碰的危害可能会出现,因为喉返神经有一只它主要是支配声带的运动。那么如果它如果受到损伤的话,一侧损伤,会出现一个声音的嘶哑,如果两侧损伤的,那么声带会麻痹,那么声带会停在中间位置,会造成一个窒息,就无法呼吸,这是甲状腺喉返神经损伤的最严重的一个并发症,这是在这边。 所以我们现在用喉返神经的监测主要是通过神经回流,我们在显示器上明确了信号,我们就知道这个神经是没有损伤,它可以给我们快速的定位喉返神经的位置和它的全程长度,这使我们能够迅速找到这个神经,避免它的损伤。这是甲状腺喉返神经监测的一个目的之一。

主持人续续:所以这个是我们手术的一个特色吗?

李伟:是的,这是我们开展的时候,相对来说比较早的的一项技术,我们做的是比较多,也比较成熟。

主持人续续:我们的患者,我刚才听您全面的介绍一下手术,我就很了解了,我不知道什么样的患者就是还需要做核医学的碘-131的治疗呢?

王荣福:前面我已经说刚刚李主任已经说了,咱们甲状腺癌的话,目前的治疗应该是三部曲,首选手术,还有接下来就是我们的内分泌的替代疗法,还有一个就是我们核医学的碘-131治疗。 那么这个情况下就是要看外科手术,刚刚李主任讲了,这个全切,次全切这是一种,还有一个叫做甲状腺腺体切除,加上颊部切除,这个术式对这个病人的常用的甲状腺。这个是有直接影响的。 那么另外一个方面就是还有一些病人的话,手术以后,他要监测,所以碘-131治疗的话,实际是我们我刚刚前面讲了,因为它发出的β射线,两个原因,一个是甲状腺组织,它是选择性摄取碘,就是甲状腺组织活动过程当中需要碘,所以说手术以后残留的甲状腺或者转移灶,它具备甲状腺的功能,它可以摄取碘。 那么第二个的话,这些组织,它有一个高表达的叫做钠碘转运体,就像我们过河一样,这边有一座桥或是一只船,然后这样可以通过过去。所以这样子的话,我们碘-131口服进去了以后,就可以送到残留的甲状腺组织,或者是也是转移灶里面去。那么刚刚前面讲了这个碘131是放射性核素,所以它可以通过放射核素衰变放出的β射线,通过电离辐射生物效应,杀死或者破坏甲状腺细胞。但目前的话应该是这样子,有几种病理分析。那么一种是来源于叫甲状腺滤泡细胞的,是吧?叫做乳头状癌。还有一种就是叫滤泡状癌,那么来自滤泡细胞的还有叫未分化癌,是吧?但还有是一个滤泡旁生细胞,那叫做水样癌,所以这样子的话,我们一般碘-131治疗都叫分化型甲状腺癌碘-131治疗。那么分化型甲状腺癌就是指滤泡乳头状甲状腺癌。

主持人续续:只能做这一种型吗?

张晓梅:两种。分化型甲状腺癌,英文的缩写经常会看到DTC,这就是意味着英文的缩写,分化型甲状腺癌,因为它这样子对碘-131是最敏感,所以我们可以采用这个方式,当再次治疗的话有两种,一种的话就是可能外科手术以后有残留的甲状腺,这个我们叫清甲,就把残留的甲状腺清掉。 那么当然做这个的话,它有临床的意义,主要是,一个是咱们甲状腺癌的手术以后,他的随访监测。另外不就是可能有些病人淋巴结的转移,远处的转移至少要用残留的甲状腺清掉以后,它才能够对远处转移灶进行了进一步的治疗。 另外一个就是可能有些病人的话,我们MDT,我觉得很好,就要这样要多一些病人的话要进行再分期,因为病情是在动态的变化,可能有些病人做完手术包括其它疗法都挺好的,但是可能若干时间以后,各种的环境影响,各种的可能其他的原因都有可能有复发,甚至有远处转移。所以我们清甲的目的就达到我们清灶的这个目的的一个基础。 另外了另外还有一个就是它对一些潜在的甲状腺癌的一些病灶也起到破坏杀伤的作用,所以这是清甲。那么清灶肯定明显是转移的淋巴结,还有远处转移灶。那么甲状腺癌最容易转移的话,咱们临床上,我们发现的是肺部的转移,尤其很多年轻这些患者。 那么这个情况下外科大夫手术做完以后,全部转移了,这可能没有再次手术的机会,这时候的话可能就是核医学的碘-131来治疗,那么这样子的清灶的治疗的话,我们治疗的目的,我觉得目前甲状腺癌的话,手术替代疗法加上核医学的碘131,基本上我认为,所有肿瘤当中,甲状腺分化型甲状腺癌的话,通过我们MDT手术,MDT的替代疗法,核医学的碘131治疗,我认为是可以被治愈的一种肿瘤。

主持人续续:可以被治愈,好自信。那我想问一下是所有的甲状腺癌患者做完手术以后都要做碘131的治疗吗?

王荣福:这个要跟根据情况,我们前面讲了外科手术,根据病人的情况,有的在手术,因为在手术的方案里面,他可能切得特别干净,全切再去清扫,再根据手术的大夫的临床经验素质方面也有关系。所以我们经常看到一些病人的话,他说我刚做完,他又不放心,需要核医学检查一下,要我们通过碘药131的显像就发现颈部很干净,连残留甲状腺都没有,那这部分病人……

主持人续续:就不需要再做了。

王荣福:因为刚刚张主任也讲了,其实我们在检查前的话,我们有些病人的检查,比如这个病人的甲状腺球蛋白水平也很低,再加上我们的碘-131全新显像,没有发现异常的射点状,那么脖子甲状腺残留这个地方也看得很干净,肺里面各方面,这个做完了以后,我们看到检查这个病人,这种病人就没有必要再用碘-131治了,我需要治疗的是我们看到一些刚才讲的中危、高危的,这种病人,可能包括像可能外科大夫手术以后不一定看得清楚,还有颈部的一些淋巴结,但尤其我刚刚讲的一些高危,那就是可能已经肺部转移了,甚至有的从骨转移了。 这些病人是一定手术以后要经过核医学碘-131诊断,诊断完要根据病人的情况,是需要治疗的。

主持人续续:明白。就是说碘-131的治疗实际上是口服一种液体是吗?然后服进去以后多长时间内就能看到β射线把甲状腺给杀死?大概要多长时间治疗?

王荣福:这个也是所有甲状腺癌的病人进行碘-131治疗之后关心的一个问题。

主持人续续:很细节。

王荣福:这一般是这样子,我刚刚讲的要碘-131的话,具有甲状腺功能的,这些甲状腺癌或者是转移灶,它可以摄取这个药,加上钠碘转运体,碘-131非常导向,选择性地到了残留甲状腺或者是转移灶的部位去,通过电离辐射,要直接杀伤破坏肿瘤细胞,所以这个是理论上这个是很清楚的,但临床实践上,实际上我们已经看到,我们就有遇到的病人,这个有一个条件,前面有些条件,前面手术切的干净不干净,这是一个。 第二个,这个病灶刚才讲了,我们讲是分化型甲状腺癌,是吧?也是同样是来自刚刚讲的病理类型,这种都是这个话,它是未分化癌可能射点不好或者不射点,在这些情况我们可能不会选择。但分化性甲状腺癌就是滤泡状,乳头状癌的,一般来说碘治疗完以后,我们出院大概应该是三天或者一周的时间,我们都要再次显象,就是看到病灶部位或者转移灶部位有大量的射点,就说明这个病灶很导向的选择这个药物。那么碘-131,刚刚讲了,它的半衰期是八天,所以说这个段时间一般来说,我们从临床上来看,一个残留的甲状腺一般是三天左右,两天可能,百分之八九十就到甲状腺的部位里去了,所以说一般这种残留的甲状腺的话,一般30到100范围里面的治疗,可能治疗一次。那么第二次,三个月半年来复查,可能就搞得非常干净。 那个是转移灶就不一样了,这里边跟患者的年龄有关系,比如年纪大的,都辐射不敏感,年纪轻的都辐射敏感。对吧?还有一个就是病灶的残留的大小也有关系,是吧?那么一个大病灶,那么对它的摄取要把它消灭的情况下,这个可能就要分次治疗了,还有这个病人,如果是转移是吧?所以我们根据残留灶或者是转移灶,这里面对碘-131的摄取很有关系,所以一般治疗完以后,希望病人的话就是说一个要大量喝水,就把那些不到病灶的碘131尽量排出体外,以免造成辐射。 那么另外一个可能我们在治疗当中,病人交代完了以后,口服碘-131,口服维C,服维C的目的就是来促进唾液腺分泌液体,这样子的话就让尽量多的碘131不要残留在口腔黏膜里面,避免造成局部的损伤,那么这些碘-131都到病灶里面去。 第二个的话,我们可能还给它适当的吃点你尼泊松,就是激素。大家知道,因为碘131治疗的话,它要破坏滤泡细胞的话,这里面会有严重反应。有些病人的话就刚刚,李主任已经说到了,可能病人会有一些喉头的水肿反应,要避免这些的话……

主持人续续:有时候有一些并发症。

王荣福:呼吸困难,这样子话你避免了,你也给他口服一些尼珀松。

主持人续续:所以碘-131的话还会不会引发一些什么?比如说其他部位的一些伤害什么的?这些不会影响吗?

王荣福:它是这样子。

主持人续续:一说到核医学,大家还是心里面会比较害怕的。

王荣福:一讲到核医学和碘-131,当然还会有些恐惧。

主持人续续:是。

王荣福:但是碘-131,它本身刚讲的它的β射线,它的穿透能力就射程大概1到2个毫米。所以它进入组织以后,对周围正常组织没有损伤,就对病变组织,这是它的一个优点。它射线穿透能力比较弱。 那么第二个刚刚讲实际上很多甲癌的病人,服完碘以后,他的症状,是因为他要必须停优甲乐,就是甲状腺激素,甲状腺素片,停完了以后,很多病人的话就属于甲状腺功能减低的状态,所以这时候可能腹胀、恶心,甚至有的水肿,是吧?甚至有的可能怕人,精神不如以前那么好等等,这是停优甲乐的一些反应。 那么我们核医学为什么一定要停优甲乐至少三周呢?是因为吃优甲乐,它可能会抑制这个残留,残留的甲状腺或者是转移灶,对碘-131的摄取,所以我们要停这个。 那么第二个的话,希望这个病人的话就是它相当于处于一种饥饿的状态。所以我们一般要求甲状腺激素TSH在30毫克国际单位每升,这个范围里面。当然越大,甚至100,150,这个病灶残留多少,还有转移灶处于一个什么状况,那么这时的治疗是最佳的时候。

主持人续续:这样子,那张主任在那咱们内科的治疗,就是在术后,术中跟术后起一些什么样的作用呢?

张晓梅:其实内分泌的治疗因为是甲状腺结节从最开始的来就诊,包括我们的鉴别诊断,包括对它的功能的调整,那么包括在手术的过程当中,外科医生会对他进行一个甲癌的手术或者是甲状腺结节的这样一个手术,那么术中包括甲状腺功能的这样的一个解读,尤其是在术后,外科医生会根据术后的甲状腺功能的情况,那么甲癌的患者是需要替代治疗,就像刚才王主任说的甲状腺癌患者术后需要替代治疗。 那么这个替代治疗也是说这部分病人要长期的,无论是他在术后还是说一部分接受碘-131治疗的这样的患者,都是要在内分泌科进行长期的随访,因为它要实现这种替代治疗。替代治疗,一方面是要满足他的一个甲状腺功能正常,另一方面还有一些特殊的要求,也是为了避免它的一个复发,那么我们是希望有一个抑制,那么药物的替代治疗,如何掌握这个量,包括这个量的调整,那么怎样去评估治疗作用和它的药物的副作用之间这样一个平衡,所以我们内分泌医生对它进行评估。然后外科的这块会在一个术后,是不是说你们也会根据这样一个手术的程度来给我们提一些建议。

李伟:我们会通过患者危险程度来决定TSH控制大概什么范围内,然后会提供……

主持人续续:TSH是什么?

张晓梅:TSH是甲状腺功能的一部分。就是我们常说的……

主持人续续:就是抽血能够查的TSH是吧?

张晓梅:就是日常检查,超敏的这样的一个促甲状腺素,它是可以最细微的反映甲状腺功能目前的状况,这个也是说我们会长期的随访,双风险的这样评估,然后给替代治疗,这也是我们又回到我们内分泌的非常重要的全程的应该是呵护,然后包括王主任他们就是需要做核医学治疗的这种病人。在治疗以后,我们也会对它进行甲状腺功能的这样一个调整和评估,包括如果在这个过程当中,需要一些我们甲状腺结节的多学科诊疗团队进行面对面的这样MDT会诊的时候,我们也会发出申请,或者是有胃肠甲状腺外科,或者是在咱们核医学科发出申请,然后我们也就刚才提到的包括病理,超声,甲状腺外科,还有我们的核医学,还有我们甚至有一些包括这种很难治的甲癌,可能需要靶向治疗的,我们肿瘤内科,那么很多科室都会集中的进行MDT的诊治,这也是我们北大国际医院的这样一个特色,也是我们内分泌科的慢病工作站的一个诊疗的范围的特色。

主持人续续:也就是说我们甲状腺癌的MDT一站式诊疗,也不只是咱们三个科,还有其他的科来配合一起做是吧?

张晓梅:是的。

主持人续续:都有哪些科室?现在我们的有内分泌科,胃肠甲状腺外科,还有我们的核医学科,还有其他哪些科室?

张晓梅:其实是根据这样的一个患者的病情,我们可能如果需要做穿刺或者是需要做,比如说考虑到有转移的,那么或者是说有一些比如说进行特殊的标志物检测的,它可能涉及到科室,包括内分泌,包括我们的胃肠甲状腺外科,包括核医学科还有就是病理科,超声科,那么需要做ECT检查等,这个涉及到这个是一个放射科,还有包括肿瘤内科,那么有一些特殊的标志物的检测,可能还需要我们的检验科等等,所以这样的科室其实还是非常多的。

主持人续续:我想问如果是一个患者来咱们这儿看病,他就是一个甲状腺癌患者,他是自动就进入到这样的一个多学科诊疗的模式,还是说我要去申请,然后进入这样一个模式?

张晓梅:是否需要申请是这样,这个患者,甲状腺结节,然后他需要从甲性结节开始启动诊治的流程,那么他其实是当我们来就诊的时候,我们先给他开具一些必要的检查,然后结合他的一些临床特点和临床体格检查,我们会根据这个情况,可能大部分是良性结节或者是不需要处理,我们会让它定期随访,然后可能半年到一年来就诊复查就可以。如果对那种高度怀疑就是良恶性诊断不清楚,或者是说考虑到甲癌,但是他可能会有一些比较疑难的,比如说是否有转移,或者是是否有一些术前有一些风险,那么而且就是说在鉴别上面困难,我们需诊要核医学科,无论从刚才王主任讲的在断方面的这样鉴别,还是后续在甲癌术后,为患者而发起,建议患者进行MDT的这样一个会诊。 由医生来评估各种情况,在这个流程诊治的过程当中,我们会为患者来把关,然后来给他考虑到在什么时间我们是集中给他会诊,什么时间是按照这样一个诊治流程告诉患者相应科室,这样一个分头诊治。

主持人续续:明白了,也就是针对这些还比较疑难重的一些患者,我们才采用这种MDT的这种模式是不是?

张晓梅:是这样,MDT其实是叫多学科诊疗,这种多学科诊疗,既包括像我们说每个患者来了,他会走到不同的学科来就诊,这本身就是一个MDT。那么也包括这种面对面的这样的一个会诊,所以这只是模式上的不同,应该说每个患者甲状腺结节的,甚至说甲状腺癌的,他都会在我们北大国际医院去接受这种甲状腺结节的MDT诊疗的。

主持人续续:您觉得我们确定了MDT一站式诊疗模式的这种方式,跟原来没有确定这种方式有什么区别和有什么优势呢?

张晓梅:因为如果要是确定了这个模式,一方面是说我们可以把这种北大国际医院,像我们的王主任,还有各个学科的最好的资源,这样集中,这样就避免患者这样跑很多弯路,或者是说有很多困惑,这样他可能会比较琐碎或者比较分散,我们就会根据患者的情况,自动的给他进行这种多学科诊疗,多学科的参与。其实每一个甲状腺结节,包括甲癌的病人的诊疗,其实都是享受到我们这种MDT的这样一个好处或者益处,这也是我们北大国际医院的一站式全程辅助模式这种特色,应该是在这个背景之下,我们也集中我们的优势和各个学科,我们的这样一个很好的合作模式,所以建立这种MDT的这样诊疗模式,所以是对甲状腺结节的患者应该说少走很多弯路,我们也接待很多这种来自各地的这样一些患者,是的。

主持人续续:是。所以是很多人大家一说起核医学科,外科还好一点,说到核医学科都觉得离自己好遥远,说怎么应该什么样的情况下怎么样去治,这个都不了解,我们有这样的一套非常完善的一个诊疗的一个模式,它就自动到了这个环节,就去找王主任去看病了。

张晓梅:是的。

王荣福:所以刚刚张总也讲了这个MDT,我觉得最大的是一个方便病人,因为很多病人都是他不知道我到医院以后先看外科,先看内科内分泌,还是看核医学,我觉得我们这个团队能够这样做的话,我们各自在MDT,这样一个叫SOP就是我们的操作,我们的整治规范,那么这样一来的话,我们可以根据这个规范,比如说这个病人,当我的治疗或者治疗以后,这个病人的刚刚讲的促甲状腺激素,TSH的水平应该来讲控制在0.1,这个国际单位每升范围里面,那你说我控制不好,毕竟内分必,像张主任他们是专业的。那么有他们的指导,我们这个病人处于这样一个一治疗就最佳的状态,是吧? 那么还有我们要进行碘治疗的情况下,比如说这个病人,我们看了他的一些,也有我们本院,可能也有一些全国各地来的病人,那么不同医院刚刚李主任讲了,它可能对于甲状腺癌的手术可能这个方式可能还有一些差别,所以我们有时候还要借助胃肠甲状腺外科,他们的一些资源,那么手术以后比如说我们在确定剂量的情况下,根据手术比如说全切加上淋巴结清扫,那么这个之后以后,可能根据我们的显象看到这个病灶到底有没有淋巴结转移,那么也要就是我们几个学科在一起来讨论。 所以刚才张主任讲的,我觉得真的很好,其实我觉得我刚才讲第一个是方便病人,那么第二个的话把最好的,我们这些医疗资源来服务一个病人,你想想看就说他要一个科一个科看,时间也延长了,那几个科同时看,那么我可以外科有外科的观点,核医学有核医学的观点,内科有内科的观点,让病人充分理解了解,他再根据他个人的可能,他一些自己的判断和想法,再根据我们医生给他提供的这些信息,最后应该最优化的治疗决策,我觉得这是最重要的。

张晓梅:因为像我们在这段时间,这几年以来,我们其实已经有了很好的合作,而且就是说包括甲状腺外科那么做的甲癌的手术病人的量也很大,而且他们也开展了叫基因的检测,是吧?

李伟:我们也是现在包括我们的甲状腺穿刺之后进行的,术前的基因检测和术后的一些基因检测,那么对甲状腺的愈后有一个很良好的一个判断,这时候也对我们患者将来是包括内科治疗,TSH控制,刚才我们讲的控制,包括是否要做核医学的治疗,都对我们有很大的一个指导作用,这是我们是目前开展比较好的一方面。

张晓梅:这也是我们医院的特色。

主持人续续:李主任您对MDT这个模式有什么样自己的看法吗?

李伟:MDT实际上对我们来讲的话是觉得给我们一个很大的一个方便。过去,患者有到其他科室,各个科室的时候,我们它很多一些埋怨在里面,那么现在目前来讲的话,患者在我们这个模式之下的话,他有更好的一个选择,更好的一个理解,所以……

主持人续续:现在绿色通道了。

李伟:然后患者就是对我们的治疗更满意的程度,而且我们通过MDT这几个,医生的交流,我们知道对医生的成长,也是对我们科室医生的成长有更好的一个帮助,这个是我们MDT最终,包括全世界MDT最终有一个他们的宗旨,其中问题就是对医生成长是比较有很大作用的。

主持人续续:是,其实我们也接触很多这种疾病的治疗的专家,然后现在尤其是在肿瘤方面,然后做MDT的这种模式也是现在非常的非常流行的一个模式,能够结合到大家就是在一起气场相同,然后做事,然后并且专业能力又非常强,其实形成这样的一个平台,然后吸收更多的这样的患者,然后大家都可以在平台上有所成长是吧?

张晓梅:是的,因为像MDT的优势在全世界范围内也得到公认,那么就像您说的从肿瘤的治疗现在已经到了多个学科领域的这样的合作,包括我们这种慢病的,多种慢性病的这样的一些涉及到多器官多系统这样一个疾病的合作,所以我觉得尤其像北大国际医院这样集中了北医各个学院的这样一个最优势的资源,那么这样的MDT应该是说更适合或者更有优势,更能集中到这样的优势的这样资源,专家,来为患者提供更优质的这样一个服务。所以我觉得这个也是我们MDT的非常重要的一个服务,无论是对患者,还是对我们的医疗的这样一个技术,诊疗这种流程,都非常好的模式。

主持人续续:原来MDT都是在肿瘤的治疗上比较多,然后现在在一些慢病的一些管理上,大家也在用MDT模式了,尤其是我们北大国际医院已经开始先行去做这件事情了。

张晓梅:对,它不仅是在肿瘤的模式上,那么也可以在很多疾病的模式上面都得到很好的应用。

主持人续续:这说明就是我们的患者越来越有福了。那好,其实节目介绍最后也希望三位主任再跟我们的网友朋友们再最后总结一下,然后也发表一下自己的看法,好吗?先从哪位主任开始?

张晓梅:我想和大家说,如果大家有发现了甲状腺结节不要担心,那么我们这种多学科MDT的诊疗会为患者提供最好的保障,也希望患者甲状腺结节的病人也是都是早日康复的。

王荣福:甲状腺癌的患者,当你做完手术以后,别着急,可以照主治医生的指导下,可以到核医学科门诊,去我们北大国际医院的甲状腺疾病诊治,MDT这个团队是吧?需要做碘-131治疗的话,北大国际医院,我们现有的核放射性核素病房,应该说在北京,是在国内条件最好的核素治疗病房,我想的话我们北京大学国际医院,我们这个团队会以优质的服务为患者做好你们的治疗,还有其它方面的一些服务。

李伟:各位观众,大家好,如果各位有甲状腺癌的患者或者是朋友的话,大家不要着急,那么这种情况,我们会给大家最佳的一个治疗方案,大多数患者都会得到一个良好的恢复,那么我们北大国际医院的MDT会给您一个正确的一个治疗方式,希望大家放心。

主持人续续:好,再次感谢我们北大国际医院甲状腺MDT诊疗团队的三位专家,我们这次节目就到此结束了,下期再见!

微信扫一扫

申博138开户登入 申博官网开户登入 www.tyc108.com www.sb99.com 菲律宾申博娱乐会员
赌球评级 玛雅娱乐会员管理网最高占成 大有网上官网最高占成 澳门九五至尊代理网址 博天堂1倍打码即可出款
百家乐赌场会员注册官网最高占成 玉和管理系统登入 金沙赌场vip体育 王者威尼斯人城在线最高占成 趣赢娱乐菲律宾客户端
木星微信支付 申博EB易博亚游娱乐平台 申博真人游戏登入 腾龙棋牌天天洗码 蓝博娱乐新版原生APP下载